白居不易,巍澜可期